当前位置:凤凰云 >> 新闻 >> 浏览文章新闻

媒体评论:哀悼李文亮,应给“吹哨人”正名

2020年02月08日 本站原创 凤凰云 字体: 浏览:

训诫书犹在,“吹哨人”何以安息?人们还希望看到对李文亮等人的训诫能得到纠正,让付出了巨大代价的“吹哨人”能得到正名。

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  文 | 辛省志

2020年2月6日晚上,全中国亿万网友彻夜难眠,为李文亮医生祈祷。包括本报记者在内的多家媒体记者,在武汉市中心医院苦苦守候。

这位被称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“吹哨人”的武汉医生早前已感染病毒,病危之后,6日晚一会儿传出去世的消息,一会儿又传出还在抢救中,前后反转了几次。7日0:38分,其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发布微博说“目前病危,正在全力抢救中”。03:48分,武汉中心医院再次发布微博称“”李文亮“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,对此我们深表痛惜和哀悼”。

这个消息,让无数人洒泪,无数人伤悲。

在这场灾难中,李医生在早期发出的预警和他随后的遭遇,牵动了亿万人心。2019年12月30日,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有150人左右的同学群里发布了一条消息,称中心医院急诊科隔离收治了7名SARS确诊病人( 随后更正为冠状病毒感染 ),提醒多在武汉医院工作的同学们小心防范。他的发言被截图发到群外,在网络广泛传播。

但当天深夜,他就被武汉市卫健委叫去询问情况,第二天又被医院监察科约谈。2020年1月3日,李文亮又以“传播谣言”被派出所训诫。但是事态后来的发展证明,李文亮医生所说并非谣言。

被训诫后,李文亮医生没有气馁,继续在一线工作,恪尽职守,不幸在几天之后工作中感染了病毒,住院治疗。有媒体记者1月30日采访他时,他已经住进了重症监护室,但还对记者表示,康复之后仍然要上一线。

李文亮医生接受采访时表示,自己不在意是否能平反,因为“真相最重要”。诚哉斯言。正是由于他的发言,让新冠肺炎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。如果能够从那时就开始正视疫情,采取果断的措施,肺炎疫情不至于失控到如今的地步。然而没有如果。随后武汉方面通过公安机关“处置”8名“造谣传谣”的医生,让公众和决策层都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,终至在武汉造成如此严峻的局面,全国也受到极大影响。

1月29日,最高法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,从法律层面讨论谣言问题。文章说,所谓“谣言”( 法律上称为虚假信息 )起源于个体认知能力的局限,更起源于信息公开的不及时、不透明。解决谣言问题,信息公开是治本。如果政府信息公开及时准确,谣言就会失去市场。反之,如果“谣言”一次次被证实是“遥遥领先的预言”,那么在突发事件面前,民众会自然地选择相信谣言。文章说,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,既无法律上的必要,更无制度上的可能,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,成为削弱政府公信力的反面教材。

这正是“吹哨人”的存在对于整个社会不可估量的价值与意义。假如时光可以倒流,假如李文亮医生在疫情发生之初的预警得到及时回应与采取措施,新冠肺炎是否不至发展成如此沉重局势,人们可以避免多少苦痛?而李文亮医生被公安机关定义为“发布不实信息”并进行训诫,又在多大程度上伤害了公众对当地的信任并且造成了更大的混乱?

正是李文亮医生的勇敢发言,撕开了幕布的一角,在早期引起了一部分公众对疫情的重视。

我们哀悼李文亮医生。他的音容永远停留在那一刻。无父何恃?他的孩子们失去了父爱,他尚未出世的孩子将永远见不到父亲的样子,他的妻子、父母与家人失去了家庭的梁木。他的逝去不是在统计数字上多了一个1,而是一个生命的悲剧,这样的悲剧已经数以百计、还在增加。

我们感谢李文亮医生,因为他基于专业和善良发出的最早哨音。我们也必须铭记,由于那哨音未能得到及时传播而让社会付出的巨大代价。希望这代价能换来真正的反思与进步,这是李医生用他的职业荣誉与生命践行的真理。

武汉市政府在2月7日发布公告对李文亮表达了哀悼与敬意,但训诫书犹在,“吹哨人”何以安息?人们还希望看到对李文亮等人的训诫能得到纠正,让付出了巨大代价的“吹哨人”能得到正名。

文亮文亮,一个人所蕴含与发出的文明光亮,将永远照亮我们。李文亮医生千古!


李文亮母亲:他不会撒谎,遗憾未送别

据报道,李文亮,籍贯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市,今年34岁。2004 年李文亮参加高考并报考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七年制专业,在厦门短暂工作3年后,重返武汉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至今,顺理成章地开启了留在武汉工作、生活的历程。

“我的妻子是其他医院的眼科医生,孩子才5岁。现在妻子带着孩子在丈母娘家生活。”李文亮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生病期间每天都和爱人微信聊天、视频,他们也会给我加油鼓励。

但如今他却和家人们永别了。

据梨视频,刚治愈出院的李文亮父母赶到医院整理遗物。因疫情缘故,二老没能见到儿子最后一面,成为他们的遗憾。

以下是李文亮母亲接受电话采访的原话全文:

谢谢你们大家的关爱,现在说真的感谢你们社会各界对他的支持,对他的厚爱,20多天以前他的病情基本是稳定的,也能下床,还能吃饭,突然就这两天恶化就这样了,昨晚上他们医院驱车给我们二老接过来了,然后给他尸体送殡仪馆去了,完了回来在医院处理我儿子的遗物,没有见到最后一面,就在医院抢救治疗我们都没有看见,好遗憾不让看。

尤其他这个传染病,骨灰先寄存在殡仪馆,因为他媳妇还没有在这边,我儿子还有一个5岁的儿子,我儿子那时候发现武汉情况不好,就给孩子送他姥姥那里去了,他姥姥在襄阳,媳妇和孩子一直在她妈家呆着,我们二老在武汉。他们现在感觉还好,还没发现什么,我们身体暂时还好吧!我也是得上了这个肺炎了,刚出院几天,我和他爸都治愈了!

可惜孩子,孩子没挺过来,34岁,他非常有潜力,非常有才华的孩子,不像会撒谎会什么的人,都是忠于职守的人,媳妇二胎六月份马上就要分娩了,你说咋办啊?这个家,是不是破碎了?现在有什么情况也得扛着,家里亲人谁也过不来,就我们两人在这里挺着,不少人给我打过电话,都是陌生人,要给帮助,要给捐助,我说我们都好,谢谢你们了。

与李文亮的最后对话:

如果康复了,我还会当大夫

1月31日,李文亮接受了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的采访,这时,他已经住院19天。以下是记者与李文亮的对话实录:

记者:现在身体状况怎么样?

李文亮:精神和食欲好很多,但还是呼吸困难,不能活动,要绝对卧床休息。我的肺功能恢复得比较慢,其他还好。

记者:你当时怎么发现有SARS病毒这个消息的?判断的依据是什么?向上反映了吗?领导怎么决定的?

李文亮:当时是同事发给我一个患者的检测报告,上面临床病原体筛查结果显示,<高置信度>阳性指标里,第一项就是SARS冠状病毒。因为不是我的病人,我也不好向领导报告。

记者:你是什么时候判断这次肺炎是人传人的?那时感到害怕吗?

李文亮:1月9号时,我接诊了一个病人,然后得知这个病人和他的家属相继感染,我就确定这个病存在人传人了。很快,1月10日我自己就出现了咳嗽症状,11日我就开始发热,那时我感到了害怕。

记者:为什么害怕?你当时对这个病毒的致病性是怎么考虑的?

李文亮:我怕不能恢复。我当时咨询了呼吸内科的同事,他们觉得这次病毒的致病性可能不及SARS,然后安慰我年轻,没有什么特效药,就是熬时间。

记者:你12月30日就得知了病毒信息,自己为什么还被感染了?

李文亮:因为我是眼科的,没想到这么快就接触到相关病人,有些大意了。现在想想,一切来得太快了,太快了。

记者:入院后你做病毒核酸检测了吗?为什么一直没有检测结果?

李文亮: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一直没有确诊结果,但是我最近又做了检测,结果显示是阴性。

记者:你看过自己的CT吗?那是什么样的?

李文亮:第二次检查时,影像结果已经很不好了。但是都是意料之中的,我知道这个病有个发展过程。当时我不能离开高流量吸氧,侧个身都要喘很久,挺痛苦的。(记者注:李文亮提供的CT影像显示,在他第二次检查时,肺部已经有80%左右的区域变白。)

记者:你觉得自己在微信群里说的是谣言吗?为什么要签字?

李文亮:我觉得我说的不是谣言,我是医生,我相信检测结果。而且后来我也强调是冠状病毒,具体还在分型。我之所以签字,是因为我想让这件事赶快过去。从派出所出来后,我还放松了些,毕竟没有被拘留,没想到后面发生了这么多事。

记者:国家疾控中心的专家说你们是可敬的,你怎么看?

李文亮:我只是个普通人,不是什么英雄。但如果大家更早知道疫情,提早防护,肯定情况比现在更好。

记者:12月30日,你把疫情信息发到同学群里后,他们有做什么准备吗?

李文亮:他们很多人买了口罩,也提醒了家人。截图外传后,大家也为我担心,为我鸣不平。

记者:医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通知医生注意防护的?以什么形式通知的?

李文亮:大概是1月10日左右,医院开完会,科室传达我们要注意防护,三级预防。但当时恐怕做不到完全的三级防护。

记者:如果整件事重新来一遍,你会怎么做?

李文亮:我应该还是会提醒同学们注意。

记者:康复后你还会当大夫吗?你会让自己的孩子选择这份职业吗?

李文亮:我还会当的,没有别的技能。但是我应该不会建议我的孩子当医生了,风险太高。

记者:你现在最挂念的是什么?

李文亮:最挂念我的家人,我的父母还在住院,我的爱人现在怀着孕。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,我希望疫情赶快控制住,大家都能好好的。


因发布疫情被训诫的医生李文亮,今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

据健康时报消息,2020年2月1日,@李文亮70在今日头条发文称,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,尘埃落定,终于确诊了。 

这名抗击新型肺炎一线医生,是此前武汉公布疫情被训诫的8名医生之一。据2020年1月1日武汉警方公告: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,并依法进行处理。

据李文亮回忆,12月30日,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,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,出于提醒同为临床医生的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,所以在群里发布消息说“确诊了7例SARS”。

据媒体报道,当时有3个医学交流群发布相关的消息,群名分别是: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、协和红会神内、肿瘤中心。疫情初期,这些信息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。

  1月1日,武汉警方发布通告: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,在网络上发布、转发不实信息,造成不良社会影响。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,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,并依法进行处理。

据李文亮回忆,1月3日,公安局找到他,要求他签了训诫书,此后他一直在医院正常工作。在接诊了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后,1月10号他开始出现咳嗽症状,11号发热,12号住院。

“那时候我还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,没有医护感染”。他后来住进ICU,之前做了一次核酸检测,但一直没出结果。

此前经过治疗,他的核酸显示为阴性,不过仍呼吸困难,无法活动,父母也在住院中。

让他感动的是,病房里看到很多网友支持和鼓励,“我的心情也会轻松一些”。发文最后,李文亮再次澄清,“我没有被吊销执照,请大家放心,我一定积极配合治疗,争取早日出院!” 

关键字:
上一篇: “我的城市生病了,但我依然爱他”,一首《武汉伢》泪奔了
下一篇:兰山区倡议书|这个元宵节,让我们以静致敬!

阿里客户

服务热线

170-800-36800